一蓮托生

为了eghy
WB:零和博弈Marguerite

【哈蛋】夏日旅人 04(非原著向背景设定)

*平常人AU,房客Harry X 房东儿子Eggsy

*一个夏天的故事

*就是很平淡的一个故事而已,无预警。



********



艾格西从仓库里头找出来了一辆上一位走得匆忙的房客留下的一辆老式脚踏车,八成新,二十八寸高,车身上的黑漆已经有些斑驳,裂口里有细细的红锈。他把脚踏车推出来交给他的观光客。

哈特先生是个毋庸置疑的高个子,这辆脚踏车放他旁边倒不会显得不合时宜,反而恰到好处。艾格西瞅着哈特先生与脚踏车,觉得他俩大约是因为都是上个世纪的产物,所以才会显得那么没有违和感。

“这种脚踏车在现在这个时候已经很少见了。”哈特先生拍了拍鞍座,把上头的灰尘拍落。

艾格西接过话头回道:“和您倒是挺登对的,先生。”

“哦,”哈特先生抬了抬他的黑框眼镜,严肃地与艾格西对视:“男孩,你总是能说出来一些让人对你没辙的话来。”

艾格西佯装天真地说道:“因为我觉得先生总不会因为这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而生我的气。”

哈特先生笑道:“当然不。”

于是他们顺着海滩上头的那条沥青路骑着脚踏车到镇上去。从这条路往下望去就是沙滩,这个时间已经有许多穿着泳衣的游客在沙滩上做着日光浴。稍远一些的海有人在冲浪,但只瞧见有一个小点在浪花中翻滚,看不仔细。

艾格西把脚踏车骑到靠树荫的地方,靠海的路旁种着一排椰树,疯长的大叶子把树附近那一方小地方护得严严实实,把炙热的阳光阻隔在热到扭曲的空气里。

哈特先生跟在艾格西的后头不紧不慢地跟着。

太阳偷偷挪了挪位置,阳光狡猾地透过叶子的缝隙入侵到了阴影的地盘,嚣张地在艾格西露出的一小截腰上投下一缕暖光。

哈特先生无法无视男孩腰上的那一小片皮肤,他的眼镜度数刚刚好,正好能让他连男孩腰上那细密的汗珠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哈里·哈特的脑子里出现了一根正是应该出现在炎炎夏日的冰棍。不是那种昂贵的包裹了浓厚巧克力还撒上了榛子碎屑的冰淇淋,而是那种孩子们都爱的,爽口又亲民的,能让人含在嘴里痛快地咬下一口然后咬得发出嘎吱嘎吱声响的冰棍。这种冰棍没有复杂甜腻的味道,只有全然的单纯的单薄的甜味,简单又让人眷恋的味道。

他想要舔去上面融化的糖汁,连带这只捏着竹签的、年轻的、白皙的、虎口带着薄茧的手也要清理干净。

男孩在他前面浑然不觉,为了能够早些到镇上而卖力地踩动脚踏,轮子咕噜咕噜地转着,哈里于是又把目光挪到了男孩挺翘的屁股上。他为了方便骑车而换了一条松松垮垮的运动裤,提起裤管时能看到漂亮的脚踝和莹白的脚背。

不过这时候他穿着一双带着翅膀的鞋子,哈里并没有因为他穿上了鞋子而感到失望,反而观察起了这双俏皮的,邪恶的,张牙舞爪的翅膀鞋,它像是在嚣张地告诉全世界:“快来看我”,叫人挪不开目光。哈里毫不意外男孩会选择这双与众不同的鞋子,如果他穿了一双中规中矩的运动鞋,哈里才该要感到奇怪呢。

从艾格西家的房子到镇上去只消一个小时左右。等看到小镇那个标志性喷泉的时候,艾格西已经涨红了脸,气喘吁吁。这时候哈里从本来跟在艾格西后头变成和他并驱同行。艾格西不甘地用手背擦了一下额头的汗,转头一看却发现哈里骑在了他旁边。

艾格西觉得自己的自尊心收到了打击,像是一个三连冠王牌拳击手在一个默默无名的老头子手下吃了败仗,叫他诧异又不忿。偏偏哈里还姿态优雅,虽然头发也被汗打湿了,衬衫也感觉能够拧出水来,但他还是能够保持体面,不枉费艾格西见他第一面时对他那个“体面先生”的称谓。

“先生,我是说——”艾格西皱着眉头问道,“您不累吗?”

哈里好整以暇地看了他一眼,微笑得体得让艾格西莫名心出生出些无由来的咬牙切齿。

“只是后期发力罢了。”哈里敛下笑容,先艾格西一步骑走了。

艾格西把这话嚼了嚼,认定这位先生是在嘲弄自己。他甩了甩金黄色的脑袋,跟上了哈特先生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的脚踏车。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