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蓮托生

为了eghy
WB:零和博弈Marguerite

【GGAD/格邓】Implication(原著向甜饼)

阅前预警:
*有车,但我觉得这根本就不是车,最多就是车轱辘
*原著向青年组的哲学夜晚
*妹妹说羡慕阿不思谈恋爱和GG喊AD圣人的梗来自人止太太的Immortal,非原创非原创非原创(侵删跪)
*肯定会有夹带私货,欧欧吸是我的,美好是他们的。
*22号是杰米生日,这辆破车本来是想当生贺的,然鹅我高估了自己手速,一点多才写完,但还是要祝小哥哥生日快乐啊(暴哭)
*自娱自乐,我知道没人看() 


 

第一个相遇,在晨曦洒落的幽径上,一朵花告诉了我它的名字。

——兰波《黎明》

 

“阿尔,你谈过恋爱吗?”盖勒特用手指一下一下地卷着阿不思红褐色的半长发,把他柔软的头发缠绕在指节上,像是一枚过紧的指环。

“为什么这样问?”阿不思微微侧脸,把自己的脸颊送到盖勒特伺机以待的唇边。“啊。”

盖勒特揽过他聪颖的恋人,将这张令他沉醉的俊秀的脸从《进阶魔药制作》上夺过来,蛮不讲理地啃咬着恋人微张的嘴唇。阿不思的思绪还停留在书中那些密密麻麻的拉丁文上,但很快就从盖勒特粗蛮的亲吻方式回过神来,从善如流地松开了厚重的魔药书,用他柔软的嘴唇温和地接纳了急躁的恋人。

“你真叫我没办法,阿尔。”盖勒特不怀好意地松开了阿不思的嘴唇,却在他松懈的时候猛然在他的唇瓣上咬了一口,看着很疼,但其实还是留了力气。

阿不思用手指抵住盖勒特蠢蠢欲动的嘴唇,灰蓝色的眼睛里闪过狡黠的光:“我最近学了新咒语,盖勒特。但我觉得你大概不会喜欢这个咒语。”

盖勒特悻悻地把手从阿不思的肚子上收了回来。

“有时候我真觉得自己还不如一本了无生气的书。”盖勒特看着阿不思又拿起那本该死的《进阶魔药制作》,语气酸得不行,“难道我还不如一本破书来的英俊吗?”

阿不思笑出了声:“你上个月刚认识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

盖勒特揉了揉他金色的头发,撑着他充满了奇妙想法的脑袋看着阿不思:“那时是那时,现在是现在。上个月我还没爱上你,亲爱的阿尔。”

阿不思抽空从书里给了盖勒特一个温柔但不认同的眼神:“那你的爱可真够快的,格林德沃先生。”

盖勒特吊儿郎当地笑了起来:“因为那可是阿不思啊,爱人。有谁能抵挡住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红发和他漂亮的蓝眼睛呢?话说回来,你到底谈过恋爱没有?”盖特勒抢在阿不思回答前又加了句:“在我之前。”

阿不思仍是没有回头:“没有哦。”

盖勒特即刻便兴奋了起来:“那我是你的初恋?”他缠了上来,不依不饶地打断阿不思的思路,阿不思恼了,把他兴奋的脸推远:“这是什么值得兴奋的事情吗?”

当然,当然。盖勒特喜形于色。这意味着什么,他是第一个亲吻阿不思嘴唇的人,第一个与阿不思相互剖析自我的人(他可不认为阿不思会和他的弟弟妹妹敞开心扉),第一个……总之他会是阿不思人生中许多的“第一个”。

“好了,你得到答案了,你先给我十分钟,让我好好把这一章看完。我已经卡在这一页快一个小时啦。”阿不思纵容盖勒特把下巴搁在他的肩上,试图无视这个男孩缠在自己腰上的双手。“你真像是一只海妖,盖特勒,琢磨着要把我拽下深渊。”

盖勒特听着这个比喻愣了下,即刻便反应过来阿不思是在嘲讽自己粘人,他不恼也不反驳,仍是挂着笑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盖勒特耐心地等了一会儿,只以为过了十分钟,便又开始骚扰阿不思:“看完了吗?”

“还没。”阿不思说着又翻了一页。

盖勒特明白了,这十分钟只是打发他的说法,天知道这家伙要看多久呢!于是他恶从单边生,一把抽走了阿不思手里的书,在阿不思反应过来之前压住他要拿魔杖“威胁”他的手,嘴唇毫不犹豫地吻住了阿不思的。

“看这些理论有什么意思,实践出真理,明天我陪你慢慢研究,但现在你得先陪我。”盖勒特压在阿不思的身上亲吻他的下巴,仗着手长又把那该死的魔杖推得更远了些。“床上就别比魔法啦,多没意思。”

“时不时也感受下麻瓜们的生活嘛。”盖勒特握住阿不思的手腕,像是要把他钉在床上。他瞧着阿不思悄悄泛红的脸颊,突然低头亲了一口他的耳垂——透着可爱的粉色:“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活像是将要受难的耶稣。”

阿不思动了动嘴唇:“我这姿势可是你摆的,所以你是害我受难的犹大吗?”

盖勒特被噎了下,不说话了。他松了手,把他金色的脑袋埋在阿不思的肩窝那儿。阿不思不知道他怎么了,这人有时候会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举动,但突然消沉下来却是第一次。不过这时候一个拥抱总是没错的。

“不要说这样的话。”盖勒特的声音在阿不思摸上他那毛茸茸的金色脑袋时低低地传来,“没意思了。”

“好,好。不说了。”阿不思像是在哄孩子。

“你伤我心了,阿不思。你得补偿我。”盖勒特闭着眼睛向年长的恋人索吻,阿不思无奈地配合,把自己的嘴唇送上去,像是狼入虎口。

这大概是我这辈子亲吻的次数最多的一个月了。阿不思在和盖勒特接吻的间隙暗暗想着。事情的发展总是这样无法预料,总是这样充满意外和惊喜。如果一个月前有人告诉他,他会在这个月跟一个与他思想上无比契合的年轻人相遇、相识、并迅速坠入爱河,他一定会以为这个人疯了。

但事实就是如此,不是吗?

他遇见了这个金发年轻人,然后爱上了他。

——全文走链接——(凌晨自删了现在补链)

评论(3)

热度(104)